an

风不定 人初静
发布时间: 2016-03-29

    2016年3月9日,雨。我在距离母校一千余公里外的风城写下这些文字。窗外,淅淅沥沥的飘洒着细雨。岁月匆匆,我见过许多个风景和城市;若问我是否记得它们,我说是的,我记得它们。但真正让我惊艳的,却是这个相识尚未一个月,从未问过我的这座海岛。
    在这个年纪,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将曾近的你从未曾想过的风景,在某一天悄无声息地呈现在你眼前。我清楚的记得在2月20号那天,飞行途中,我的心情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还是要回到熟悉的黄山学院一样。直到飞机开始盘旋,我不经意的看向机舱外面。发现下面是蔚蓝色的大海,海的边际上镶嵌着一道象牙色的沙滩。我才真正意识到,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片新鲜的,见所未见的风光。
    在桃园机场,排队等候过关的旅客排起了长龙。上一次见识这样庞大的队伍好像还是在上海世博会的时候。漫长的等待后,我终于办完了手续,和前来接待我们的学长一起坐车来到了新竹。当在资料中见过无数次的大学校门呈现在眼前时,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下车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领到了各自宿舍的钥匙。当被告知是和台湾的同学住在一起时。我们每个人都吃惊不小。因为上一学期来竹大交流的同学是和大陆来的同学住在一起,所以对于这样的安排,每个人都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说老实话,当时的心情多少有些忐忑,担心和台湾的同学在语言和生活上都难以沟通。但当我拖着行李箱爬上五楼,找到我的寝室时,一个意外的发现却让我忍俊不禁,那就是宿舍门牌上我的名字后面多了室长一职。不由得感叹这个经历回去可以说好多年。

          

                                                来到台湾当室长
    进入寝室,发现只有一位室友在寝室。他的热情和地道的普通话很快打消了我最后的一丝顾虑。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当我在床上铺床铺时。我的室友已经在底下默默的帮我整理多余的床单和被罩,并将它们整整齐齐的叠放在我的箱子里。看到这些,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想,这就是来自兄弟同胞的感情流露吧。
    匆忙安顿下来后,第二天我就投入到对新竹的探索当中。新竹古称竹堑,别名风城。来之前我专门查询了这里的天气,看到气温始终维持在二十度左右。于是就放心的把厚重的冬装全部留在了大陆。然而真正到了这里,尤其是感受了一整天五级左右的各种风向之后。我感觉我还是太单纯了。但我坚定的安慰自己,认为这只是暂时的现象。但现实无情的教会了我一个做人的基本道理。那就是冷就要多穿衣服。在苦撑两天加一个上午之后,我迫不及待的重新置办了一身冬装。顿时体会到了这个世界浓浓的暖意。
    正如高晓松所说,这里有着大历史碾过的痕迹,这里有着温良恭俭让的人民。在新竹的大街上,我们随处可见明清时代的牌楼,日据时代的车站,以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建筑。在这里,我们遇到了频繁鞠躬致意的服务员,拉着我们的手为我们指路的行人,连声夸赞我们国语讲的标准的阿姨,以及更多洋溢着浓浓温情的人和事。而其中有两件事最让我动容,一次是第一次上课时,一位满头白发的老教授在听到我们的回答时怅然的长叹了一声:这个口音,一听就是从祖国来的啊。我想,纵然多年之后,教授的这一声叹息。也会久久的回荡在我的耳畔。而另一件则是我们不小心把雨伞忘记在了公交车上,本不报太大希望的我拨打了公交公司的电话,想不到公交公司很快给我回电,并通知我在下车的公交车站等候,当我从公交车司机手中接过雨伞时,还未等我道谢,就听到司机大哥的一连串道歉和致谢。从司机大哥诚恳的表情中,我更深的领会了那句话的含义——在台湾,最美丽的风景是人。

             

                                        暮色中的新竹火车站

            

                                             在内地鲜有踪迹的柯达
    在大陆的时候,我就被台湾的小吃与美食所吸引。但到了这里才发现,相对于我这个北方人而言,台湾的食物普遍偏甜。这不禁让初来乍到的我十分纠结。好在经过这半个月的调节,我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饮食,更主要的是,台湾的饭菜在营养搭配上做的非常科学。看似油腻的食物里总是搭配着几样精心烹制的蔬菜,既赏心悦目又美味可口。 

             

             
    回首这半个月的生活,充实中夹杂着感动。短短的半个月,我们感受了竹大校园的小巧精致,清华和交大象牙塔里的书声琅琅,元宵节城隍庙夜市里喧嚣的人潮,以及十七公里海岸线上温柔的海风。我不由想起了海明威的一句话:如果你年轻的时候到过巴黎,那么巴黎将永远跟随着你,因为她是一道流动的盛宴。对我而言,展开在面前的,同样是一道流动的盛宴。它们不急不燥,静静的等候在旅途中,等候着我们将它们一一品尝。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作者:文传学院13级影视戏剧文学 张玉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