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逐渐适应的多元在韩生活——经管学院14国贸方天霞
发布时间: 2018-01-19

 

轰隆隆的五月说来,这学期最期盼的假期就是这个五月了,有着长长的假期,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韩国玩一圈了。凭借着周围一圈朋友对韩国的好奇,我们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们开始组团,在五月就开启了釜山四日行。在旅行过程中发生了太多太多难忘的经历,真的是很惊讶来自不同国度的我们竟然也能在旅游中相处的如此愉悦,我们一起体验了各种韩国文化特色,曾一起因为延误了车次被迫流浪在韩国的街头,我们曾一起肆无忌惮在太宗台大声的跑呐喊着。

    釜山行之后便进入到后期的紧张学习中去了,听了好几场讲座,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位,真的是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第一位便是美驻韩国大使Mr. Marc Knapper大使,当时在萨德事件发生最热烈,以及韩国总统丑闻事件变得非常紧张的时候,这场讲座的原本主题是探讨中韩关系的发展趋势,但是在讲座后的提问与讨论阶段,由于各种矛盾的尴尬局势,原本的和谐局面变得更像是一场答记者问,各国伙伴抛出了一系列尖锐问题,当问到,如何处理中国与韩国美国间的萨德问题时,这位大使保持着一贯的来自美国人独特的大国世界和平捍卫者的自信,依旧以保护地区的稳定性为措辞。在紧张的萨德事件影响下,不断有国内亲戚好友发来的“注意安全”的信息但每次我的韩国小伙伴都会很友好陪伴着外出,这让一个远离故乡的我特别的温暖。

    这又让我想起前几日和一位日本朋友讨论南京大屠杀问题,我以为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但是她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沉重话题,并且陆续的有其他国家的朋友参与进来。交流后,我才明白,其实作为一个国家的人民被赋予某一称谓是有一定原因的,比如说我们一直都认为日本是一个不思悔改的民族,永远在逃避对过去事实的忏悔,导致整个民族似乎都被烙上这样的一个烙印。但是她告诉我,在日本,她们在上大学前基本所有受到的教育都是来自教科书或者长辈,她曾经也因此对中国产生一定的误解,甚至对中国人产生误解我见过太多国家的人问我类似于,“你们国家每个人都能用得起手机吗”“你们国家是不是只有非常富有的人才能出来留学”“你们国家是不是特别喜欢随地吐痰”等等莫名其妙却又有因可循问题但是她告诉我,在经过和我相处的过程中,听见了关于太多中国的传奇,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可思议之处,中国并没有像她之前认为的那样,而且非常乐意可以在期末后和我一起去中国旅游。我觉得这就是作为国人最大的骄傲,让更多的人从对中国的误会中走出来,还原一个最真实最纯粹的中国形象。

    第二场演讲来自最新的韩国领导集团政客,一位伟大的女性NAKYUNG_WON,一直在倡导女性的平等和女性的领导力,当我问到,为什么她会从一个人人羡慕的釜山区大法官的职位辞职毅然选择从政呢?她的回答很简单却是令人深思,翻译过来大体是:“当我在法官职位时,无论我多么优秀,我能解救的可能也就是几个家庭,丝毫不能解决当前的根本问题,但是从政确是可以从社会根源处入手,改变整个的社会体系,来创造更好的社会”

    五月是热情高涨的一个月,在不断的学习与教育中不断接受洗礼,在持续的文化冲突中培养了我接受与容纳不同的全球视野,很充实的一个月。

——釜山行留影纪念

NAKYUNG_WON的合影

与美驻韩国大使Mr. Marc Knapper的集体合影

与大田政府官员一起欣赏音乐会后的集体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