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博大,愿我们山水有相逢---旅游学院2014级罗凡
发布时间: 2017-04-25

冬日里的第一抹暖阳簌簌地洒落在我的脸颊,迷蒙着双眼,伸出手去让浅浅的阳光漏过我的指尖,一丝寒意袭过,不禁打了个冷颤,日思夜想的北国寒冬竟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的眼前,窗外呼呼的低吟,裹挟着一丝阴郁弥散开来,我的思绪也不禁就着屋内升腾的暖意飞去那3000公里以外的热带风光里。

我和博大初识于夏末醉人的夜晚,行走在一片茂密的葱茏里,抬头之上是幻隐幻现的星空、皎洁如水的玉盘,伸手是浓郁的果香、炽热的温情。

    9月的博大是炽烈而静谧的。北纬3度的烈日直直地烘烤着脚下的这片土壤,不断蒸腾而上的热气仿佛很快便会把穿梭于其间的生灵吞噬。苍翠欲滴的叶子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娇艳的花骨朵儿也缩起自己的骨骼;几只松鼠在枝干上兴奋地蹦来蹦去,好像在这不断升腾的高温里,也变得越发灵活了;圆鼓鼓的椰子一个挨着一个,挤破了头似地往外眺望着,一阵风过,挠着痒痒,笑得咯吱咯吱的。余晖渐渐漫上了脸庞,远处朦胧的灯火稀疏明亮了起来。向着那团明亮移步寻去,满眼是低头奋笔疾书亦或是埋头于一摞摞书架之间的学子,不同的肤色却有着同一种认真的样子,如此的图书馆内恐怕也只能听到知识的回响。

    12月的博大是湿漉漉却又扑面而来的。晴空万里之下忽听得几声霹雳,紧接着,大片的黑云拥揽着满怀的湿漉席卷而来,片刻,哗哗的雨声便在窗子上演奏起来,四溅的水花跳跃在温湿的空气里,别致而富有生机。此时,芒果树上一个个圆润饱满的小精灵已然日渐成熟起来,胖乎乎的小肚子加上晕染的黄衣竟让人忍俊不禁,一滴水珠滋溜一声从它大大的脑袋上滑落下来,小精灵兴奋地抖了抖身子,伸了伸懒腰,痴痴地笑着。雨后的清新扑面而来,沾染着泥土和果香的气息慵懒地亲吻着每一个生灵。

    1月的博大是立体而又充满回忆的。结束了一个学期的奔忙与紧张,此时的博大,如同卸下盔甲的战士,令人心生感动却又不失威严。去走隐匿在博大之中的每一条路,有走过无数遍的,也有从未涉足的,每一次走都会收获一段全新的回忆,一段独特的情感。仿佛5个月的时光一遍遍被我忆起,一遍遍播映。

去走从未走过的路,去寻从未到访的人。我与博大初识于9月,那时我小心翼翼却又充满好奇;我与博大相知于10月,那时我兴奋同时又充满喜悦;我与博大相恋于11月,那时我满足却又时常患得患失;我与博大携手于12月,那时我懵懂却异常努力地去记住我们的回忆;1月,我同博大做了最后一次告别,没有徐志摩同康河柔波的那股怅然,满满的感动里更添加了一丝坚定。无论是9月的博大,还是1月的博大,清风未变,情分仍在,只不过,用回忆煮酒罢了。

博大,给予我回忆,给予我坚定,给予我力量,如梦初醒般,博大朦胧的样子总是显得别有生气。人们总说,山水有相逢,愿博大,无论山水,总给予我情怀,灌溉以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