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风从海边吹过来——13级戏剧影视文学张玉胜
发布时间: 2016-09-02

八月份的一天,本来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间刮起了大风。一个朋友问我,这里的风大还是新竹的风大。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风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吗?但很快我发现我错了,家乡的风吹过原野,吹过麦田,风中有一缕缕秋天的味道。新竹的风吹过山谷,吹过渔村,时常夹杂着一丝丝咸咸的海风。

准备出发去新竹的时候,北方已经是春风拂面。我们乐观的认为这是一次向着热带的进军。但理想很快就被现实冷冷地打败,下车时的一股强大的寒风让我非常迷茫。这让我很难相信这是一座热带的岛屿。但没过几天我们就释怀了,因为这里几乎是没有春天的。我们或许昨天刚脱下大衣,今天就已经换上短袖。在这样短促的春天里,各种花草仿佛一夜之间就绽放了生机,点亮了校园和城市。

学校池塘中的莲花

来到了台湾,比美食更不可辜负的是遍布整个岛屿的美景。台湾岛虽然不大,但景色并不单一。就拿大海来说,同样是海岸,台湾的南海岸垦丁和北海岸野柳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画面,在垦丁,我看到的是湛蓝的大海,柔软的白沙湾和充满南国风情的小镇。然而在北部,更多的是墨绿色如镜面般的海水,冷峻的海岸线,以及悬崖之上临摹的画家。也许正是这样多元的自然环境促成了台湾多元的文化氛围。在台北的地铁上,播音员每到一站就会先后用国语、闽南话、客家话、英语进行播报。这样做无疑是为了更好的照顾到各类文化人群。我所在的新竹属于客家人的聚集区,令我感动的是,我能够看到很多跟我年纪相仿的同学努力的学习客家话,也能看到很多老人依然能说一口虽不流畅但字正腔圆的国语。

台湾最南端的鹅銮鼻灯塔

  

垦丁东部海岸

  

台湾北部野柳地质公园的海岸线

在我们上小学的时候,每个人的语文课上都少不了《日月潭》和《阿里山的云雾》伴随我们长大,儿时的课文逐渐沉淀成一种情怀。再后来就演变为情结。到了台湾,怎么能不去看一看阿里山和日月潭,怎么能不去看一看儿时曾经向往过的山山水水。而当我们走进了阿里山的云海中,伫立在日月潭的碧波畔的时候,耳畔回响着的是多年前小学课堂里朗朗的读书声。

    四月午后的日月潭

  

阿里山的云雾

  

  

  

                              阿里山的小火车

一个学期的时间很短,短到我们来不及在一个地方做过多的停留,短到我们很少能重温曾经遇见过的美景。一个学期的时间很长,长到足以让我们的足迹踏遍整个岛屿,足以让我们见过没有见过的风景,走过从未涉足过的道路,认识原本毫无交集的人。这一个学期的时间里,我见过了被太平洋包裹的绿岛,见过了花莲奔驰在山海之间的列车,这些画面是那样的浓墨重彩,浓郁的像是一副刚刚完成的油画。一个学期的时间,我认识了很多从素不相识到对我关怀备至的同学,认识了很多学识渊博但又温柔敦厚的老师。感谢我的母校为我提供了这样一段不虚此行的岁月。风从海边吹过来,愿往事如风,常伴无声。

                     绿岛一角

  

                                        101大楼鸟瞰台北市

               花莲滨海铁路

                  台东富岗渔港

                   台湾东部的灯塔

                   台南安平古堡

                     暮色中的新竹教育大学